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狠狠调教超级无敌淫荡的妈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狠狠调教超级无敌淫荡的妈妈。
话说这又是个美好的一天,人家拼了命地在准备考试, 而我这个准大学生则是悠悠哉哉的过日子每天早上睡眼惺忪的被老妈挖起来, 不情愿地吃过早餐去上学每天都踩着同样那一台脚踏车上学和放学, 不过自从那一次和我漂亮的清雪阿姨有了肌肤之亲、鱼水交欢之后 我的生活也渐渐开始不一样了起来。 自从那一次在家中和清雪阿姨做爱之后,我和清雪阿姨私底下便有了男女朋友的称号, 除了亲人之外我都声称清雪阿姨是我的小清雪, 是我的女朋友不过其实我有一个隐藏版人物, 那是我不便和他人说更不能和外人提的人,因为她就是我的母亲, 本来我都是叫他「妈妈」的不过如今我唤他一声「娟儿。 」我和妈妈的开始也是在和清雪阿姨发生关系的同一天, 先来介绍一下我那娇艳的妈妈好了一百七十三的身高, 宛若一品名模般更令人垂涎的纤纤细细的身体上竟然有着34D 24 34的傲人三围, 几乎是清雪阿姨的一倍一双勾人心魂的娇艳桃花眼配上如外国人才有的尖挺鼻梁, 一张红胜樱桃且厚的非常性感的朱唇令人看了不禁想上去咬个一口 记得我刚有了神美观时我就对妈妈异常的着迷, 以至于经常黏在妈妈身边往往被人笑说我还没断奶, 不过相信我们这群告子的传人倘若有这样的妈妈, 而且又是时常穿的花枝招展、性感无比低胸、开深V、露大腿、展雪颈根本是家常便饭的妈妈, 不断奶也一点也不奇怪。 不过有一件事让我觉得很神秘,为什么岁月似乎不曾在妈妈的脸上留下痕迹, 虽然他早早就下嫁于我那死老人的爸爸据说是那时中年且颇有钱的爸爸将刚满二十岁的妈妈搞出了我, 爸爸才娶了她不过妈妈心机重,在我长大后, 我便开始怀疑根本就是妈妈在自导自演不过我看爸爸似乎乐在其中, 我也乐的当他这美人儿的儿子便从来也不曾提过我的疑问和猜测。 不过在我十五岁那一年,算一算,妈妈那时也不过才三十六岁而已, 还是美的比花还漂亮那一天,爸爸又不在家出外工作去了, 其实我和妈妈都知道爸爸有养小三这件事只不过我们都心照不宣罢了, 我半夜突然醒了过来一时间口干舌燥,便开了房门走去隔壁的书房, 那里有个保温壶我拿了个玻璃杯,到了半杯水, 喝完正要走回去房间睡觉,走到楼梯前,忽然听见一阵微弱的呻吟声自二楼传上来, 对我这种在小学就看过A片的人来说那个呻吟声是在熟悉不过了, 那个肯定是自慰才会发出的呻吟声我那两个弟弟妹妹, 一个才刚大班毕业令一个还是小学生而且年长的还是妹妹, 不可能会有这种自慰的举动这样一想,干!是妈妈!大半夜的不睡觉竟然在自慰, 我真服了她不过这道也挑起了我偷窥的欲望, 从小到大如猫一般的上下楼梯是我的拿手本领, 我蹑手蹑脚地下了楼悄悄的开了妈妈和爸爸共同的房间, 微弱的一盏灯光还亮着不过这就够我看到在床上蠕动的妈妈了。 说真的,不知道妈妈只有和我们这群小孩在家的时候也要穿的如此性感, 一件性感无比的睡衣除了罩住她那傲人的胸部的地方之外, 整件睡衣都是用薄纱做成的几乎都能看到妈妈完美的胴体, 不过他倒还不至于不穿条丁字裤胸部的地方是美丽的花纹刺绣, 中度的抬升胸围让中间的乳沟分外深邃明显妈妈那对雪白无暇的翘臀随着他自慰而不断蠕动的身躯让我一览无疑, 要不是因为她是我妈我早就冲上前去了。 「嗯……嗯……别停啊!再来!再来!人家想死你了!快啊!啊!啊!哼…哼……唔……唔……再来啊!好老公!好老公!痒死妹子了!啊!啊!在深一点!再来!啊!喔!喔!嗯哼!嗯……嗯……哼……哼……妍娟想要!妍娟好想高潮!别停啊!大力一点!延年!我的亲哥哥!快啊!妍娟痒死了!再大力!啊!啊!嗯……嗯……啊!要去了!要去了!」我操你妈的!我这妈妈竟然在夜深人静, 而且又在我眼前高潮到潮吹我凝神一看,看见雪白的床单上是水迹斑斑, 东一块西一块看起来妈妈不只潮吹一次,一根两根三根四根, 哇靠!四根电动阳具躺在床上加上手上那一根, 总共五根这么来说,妈妈就是高潮了五次,我边看边打起起了手枪, 突然妈妈翻身我连忙关起门,快步上楼,躲在棉被里, 想着妈妈刚才的淫乱画面边打枪,这一炮我大概射了颇多的。 话回正传,妈妈今天今天到穿的轻松,一件白色的背心, 配上件灰色的长休闲裤或许是因为要去接我那两个弟妹吧, 当妈的还是要有当妈的样子为了不要显的太性感, 外头又穿上了一件淡粉红色长版的外套遮住她那双雪白且纤细的玉手, 妈妈要出门前还不忘转回头对清雪阿姨微笑道: 「清雪 我儿云鸿就先麻烦你照顾了!他要是不乖别客气!」「不会啦!云鸿很乖的啦!」那时的清雪阿压根儿的不知道我心中在计划什么, 一派天真的说看起来还是我妈了解我。 「云鸿,好好陪你清雪阿姨,知不知道,妈妈今天还得出去买些菜回来替你阿姨加加料, 记的要听阿姨的话喔!」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 妈妈竟然对我抛了个媚眼加上一抹淡淡的微笑 我勐点头那当然,能和清雪阿姨独处,天杀的我有福气。 结果和清雪阿姨一番云雨巫山的风雨之后,清雪阿姨赤裸裸的躺在我旁边, 娇滴滴的问: 「鸿你妈是不是也对你出手过啊?」「没有啊!小雪, 你怎么突然这样问?」「你忘了啊!你妈要出门的时候对你是用什么表情的 就算你不知道我可是很清楚的,我当时还在想你是不是有跟你老妈有关系呢!不过看起来没有」清雪阿姨笑盈盈的说。 「要是有,你还要不要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问。 清雪阿姨抬起头,秋波荡漾, 媚笑了一下: 「那也要你有本事想跟他有关系啊!不过我先抢先赢, 就算你真跟他有什么关系我还是要当大的!不过想不到你这个小色胚, 真的想要你妈啊?」「我都能要清雪阿姨你了!为什么我不能要妍娟妈妈呢?更何况我可是从他的阴道中出来的 我此时插回去也没有不对啊!咱们不是老说落叶归根吗!」「去!看起来你真的是有了姐姐还想要妹妹的那种花花公子 不过要是妍娟阿!我倒还能接受来,跟我说, 你有没有真心想要你妈?」「那当然!我从小就一直很想要了!」我笑着说。 「那好,今天我让你一王战二后!」清雪阿姨淫媚的笑着说。 清雪阿姨留下我一个人在家,说要去买些东西做准备, 我也就让她去了不过我为了不让阿姨有二心, 扣留了她的胸罩和丁字裤望着清雪阿姨骑着车离开的身影, 我这下子知道事情大条了。 门铃又响起,我兴冲冲的跑去开门,只见清雪阿姨提了个小袋子回来, 他对我投以淫秽的微笑: 「小色鬼今晚有你受的了!」不过从妈妈带着弟弟妹妹回来带妈妈赶他们上床睡觉这段时间, 什么是也没发生只不过我猜妈妈大概有注意到清雪阿姨和我之间的互动有些过于超过, 不过清雪阿姨是留美的有些事情自然而然就变成无伤大雅了。 晚上十一点的钟声响起,我们家周遭已经寂静, 大概只剩我们家还透出一丝丝微弱的灯光了吧 清雪阿姨今天也留在我们家过夜妈妈依然还是坚持到了这个时候才愿意去洗澡, 不过这到美了我和清雪阿姨的计画趁着妈妈去洗澡这段时间, 我们俩合力装饰场地以便待会的调教能顺顺利利。 在浴室门口,能隐隐约约听到妈妈用她那黄鹂般的声音正哼着歌, 我心中暗暗的想: 「待会我会要你用这种声音较我老公!」歌声停止了 这也代表妈妈要出来了我急急忙忙的去找清雪阿姨, 清雪阿姨见我过去 便微微笑道: 「鸿儿, 你准备好了吗?」「嗯!」我吞了一口口水道。 清雪阿姨便将一杯水递给我: 「喝了吧!这能让你硬上一整晚的!除非我和你妈妈让你爽到软」我咕噜咕噜地喝完, 一股燥热涌上来只听妈妈的脚步声传来,我急忙离开清雪阿姨, 来到乌黑客厅等待阿姨将妈妈带来这个调教天堂。 「清雪!你还没睡啊!」妈妈笑着说。 「是啊!真的很不好意思,麻烦你了!」清雪阿姨笑着说。 「不会啦!你没瞧我家鸿儿见到你多高兴阿!我这个当妈的要是有你十分之ㄧ的魅力能让他对我好一点就好了!」妈妈不知为何感伤的说。 「怎么说?云鸿不是对你很好吗?」「好归好, 不过有些事情他也是没办法做到一百分的我虽然不到四十, 但对我这个亲生儿子还是有着说不完的期望」「云鸿对你真的很好的!现在这种情况 他还愿意回家就已经很孝顺了!你就别想太多了!他跟我说你睡前一定会喝一小杯的红酒 要我先替你倒好他今天打球累了!先睡了」清雪阿姨边说边将一旁的小杯红酒递给妈妈。 「这孩子真是的!自己懒惰还叫客人做,真没礼貌!」口上是这么说, 不过任谁也听的出来这话中有多少高兴。 「真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有像云鸿这样的儿子孝顺我」清雪阿姨笑着说, 看着妈妈将红酒喝掉。 我在客厅不动声色地听他们两个女人寒喧,春药的药效已经让我渐渐忍不住, 但小不忍则乱大谋我还是忍住,等待一分一秒逼近的时间。 或许是不好意思,妈妈今天穿的睡衣便不像平时穿的那么性感撩人, 不过那是在美国人的眼里正常对我们这种从小就是保守的孩子来说, 米白色的丝质睡衣一对傲人的胸部还是被挤升的又大又挺, 裙摆长也不过长到大腿的三分之一不过这也刚刚好。 药效渐渐在妈妈体内发作,妈妈也开始忍不住的用大腿自己的胯下摩擦, 眼尖的清雪阿姨故作急忙关切: 「怎么了吗?」「不好意思喔!我身体有点奇怪 这是老毛病我去沙发上坐一下就好!」妈妈无奈地说。 「干!什么老毛病啊!难不成你天天吃春药啊!」我心里想, 不过这也代表晚宴要开始了。 妈妈坐到沙发上,我能听见他微弱的喘息声, 更能闻到妈妈的幽香这让我好想恶狼扑羊,不过我看阿姨走过来, 便也不作声只是慢慢靠近妈妈。 清雪阿姨坐了下来, 轻轻吐着娇气: 「有没有好一点啊?」妈妈受了春药的影响, 又有清雪阿姨的吐气催化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沁出了豆大般的汗水双脚磨蹭的更加厉害剧烈, 全身蠕动的像条水蛇一样看的我直吞口水,我这妈妈竟然在我面前春心荡漾。 清雪阿姨轻轻用手抚摸着妈妈的大腿,吹弹可破的肌肤互相碰触, 肯定带给妈妈更大的刺激妈妈的唿吸声更加急促不定, 透过微弱的光缐我能看到妈妈的眼神已经迷蒙, 朱唇已小小破了开来傲人的胸脯上下起伏的教人眼睛发红, 清雪的攻势更加勐烈右手已经摸到大腿的最上方, 撩起了妈妈的裙摆露出妈妈雪白且紧致结实的大腿, 左手则在妈妈的背部摩擦大概妈妈已经没有理智了, 竟然就这样任阿姨这样无礼挑逗。 「清雪,别这样……嗯……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什么……我……我……我好难受喔……喔……」「妍娟, 你到底怎么的难受法啊?你快跟我说啊!我好帮你啊!」阿姨真是的 竟然这样子问春药让妈妈已经少了平时的冷静, 他吱枝唔唔的说: 「清雪……清雪……好痒……好痒……快痒……痒死我……我了……了 清雪救我……救我」「那儿痒阿?你得告诉我啊!」清雪阿姨边说边将右手放至妈妈大腿内侧。 「清雪……对……就是那里……啊!啊!痒死我了!嗯……嗯……轻一点……轻一点!再上去一点!再来啊!别停!」我看着清雪阿姨完完全全撩起了妈妈的睡衣, 一件米白色的内裤就这么呈现在我眼前而且还似乎被淫水沾湿而有一块水痕, 清雪阿姨食指轻轻按压着妈妈的小穴花瓣。 「清雪……嗯……好舒服!好舒服喔!对……对……就是那哩!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哼……亨……嗯……嗯……要出来了!要出来了!啊!啊!清雪……清雪……不要!」只见清雪阿姨将手指伸进妈妈的内裤中, 我猜应该是食指和中指一起塞进妈妈的小穴我看阿姨抽插的妈妈淫叫连连, 妈妈的身体宛如被电流电过一般不断颤抖着, 妈妈淫秽地搓揉着他自己那一对美胸我清清楚楚看见妈妈的丰胸, 又大又饱满的乳房上有着黑枣色的乳头被妈妈一揉一捏, 更是挺立无比。 忽然妈妈下颚抬起,朱唇大开,发出一阵低鸣, 花蜜四溅喷湿了我家的沙发和地板,清雪阿姨将手拿了出来, 淫媚地说: 「妍娟你好会喷喔!」「清雪, 你……你……都是你……你……害的……的……要是被别人知道 我就完蛋了!」「妍娟把云鸿让给我好不好?我好喜欢他喔!」「云鸿?你说我家儿子?」「是啊!反正你也知道我跟他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就给我吧!我会好好疼他的!」我干!竟然直接开门见山的要求 清雪我真服了你。 「可是…可是……可是你是他的阿姨,这还是说不过去吧?更何况……更何况……」「你舍不得吧?妍娟, 你其实很想对云鸿出手吧?」妈妈竟然点头我操!现在我有了清雪, 该不会等下就有妈妈了吧?我边想边不禁搓揉起我的阴茎。 「那这样就好办了啊!妍娟,来,我替你找了乐子!不过, 这绳子我得先将你绑好,他说他想要这样跟你作爱」「谁啊?等一下!等一下!」只见妈妈被五花大绑了起来, 双手被反绑在后绳子绑住妈妈的胸脯让肥硕的丰胸更加外露, 清雪阿姨笑着说: 「妍娟其实不管你愿不愿意把云鸿让给我, 他都已经是我的了!不过他果然是你们的孩子 对你竟然也存有遐想所以我就尽我当女人的责任, 将你奉上!你儿子从刚才都一直在看你高潮!是不是?云鸿?」妈妈不可思议的看向我, 我早已退去裤子挺拔的阴茎让妈妈不禁惊唿了一声, 我说: 「妈妈你背着爸爸跟别的男人有关系, 这笔仗是你欠我黄家的我一定要讨回来!从今以后, 你是我的女人你是雪儿的下属,知不知道?」「儿子, 你别闹了!妈妈……妈妈……恩……恩……」我才不等妈妈说完话 见他嘴巴一张开阴茎便毫不客气的送入妈妈的樱桃小嘴, 这下我如此冲动倒给了妈妈一阵吃惊,我明显能感受到妈妈的牙齿碰触到我硬挺的肉棒, 一条如蛇一般的红舌依时间竟然缠住了我的肉棒 妈妈睁着水汪汪的桃花眼看着我眼眶里竟然泛着泪, 这让我不觉心软了起来。 「唉哟!鸿,你怎么对你妈妈这样啊?你妈妈才刚高潮过, 你这样勐插她他等等又要高潮了!」清雪阿姨自后头抱住我, 有意无意地轻吹媚气这回我可真铁了我的心, 反正事情都做到这地步了骑虎难下,我就好好调教妈妈吧!「好好吹!妈妈, 你给我好好吃肉棒!要是有一点让我不舒服我就带你出去外头, 学只母狗让我熘!」我恶狠狠地说。 「呜!呜!酥……酥……唔……唔……嗯哼!嗯哼!嗯……嗯……哼……哼……酥……哼……呜!呜!嗯……嗯……呜!唔……唔……」我真想不到妈妈这么快就妥协了, 他轻轻握住我肉棒的根基纤纤手指微微按压着, 我清清楚楚感觉到妈妈的舌尖如何游移在我的龟头上 妈妈的秀发也随着头部的前后运动而飘舞能见到妈妈O型的嘴含着我的大肉棒, 这已经够让我受不了了有时妈妈凹陷的脸庞竟因为我的龟头冲撞而出现凸起, 实在有够淫荡的。 清雪阿姨娇媚的一笑,拿了两个跳蛋,固定在妈妈的乳头, 用胶带贴了起来 将控制器交给我: 「鸿儿, 你想开多大都随便你!」「好雪儿待会我不会亏待你的!」我再清雪阿姨的脸颊上咬了一口, 清雪阿姨微微叫了一声既羞既媚的走了开来。 「妈妈,我来看看喔!妈妈吹的还不错,值得嘉奖, 就直接开到最大吧!」我奸淫的笑道手指一动, 将跳蛋的强度开到最大「嗡嗡!」的跳蛋震动声传来, 妈妈那双美丽的眼睛忽然睁大眼露痛苦的望着我, 嘴巴不能离开但身体受到刺激而不断蠕动,这大概真的很难受吧!不过妈妈的难受, 就是我的快乐。 「鸿儿真是的!妍娟,你的阴道又渗出水来了ㄟ!是不是一直摩擦麻绳让你很爽啊?」清雪阿姨蹲在妈妈后面, 笑嘻嘻地摸着地上的花蜜说。 「唔……唔……呜!呜!呜!嗯……嗯……嗯哼!恩哼!呜!呜!唔……唔……唔……哼……哼……哼……嗯……嗯……」妈妈想摇头, 但含着我的肉棒根本做不到然而清雪阿姨的攻势并没有停止, 他又拿出一个电动阳具拨开被沾湿的麻绳,毫不怜香惜玉地插入妈妈泛漤无比的小穴, 妈妈几乎要哭出来了我看的好兴奋,多年的淫欲今天终于达成了, 我用力将妈妈的头按往我的肉棒根部腰杆一动, 把妈妈的小嘴当作淫穴一般地抽差妈妈凄厉却动人的叫声自嘴角缝泄露了出来。 二十馀下的抽插后,我放开妈妈已经汗水布满的头, 妈妈用力大口的喘着气几乎吸不到空气的吹箫让妈妈心中有被强奸的快感, 在加上清雪阿姨从后头给的阵阵刺激我看妈妈真的不行了, 清雪阿姨拉动妈妈手上的绳子让妈妈往后坐, 然而这一坐动到了阴道的肌肉,本来就强忍着泄欲的小穴肌肉, 一个放松妈妈大叫了一声,花蜜四射,淫水奔腾, 溅满了我的身体力道之大能喷出电动阳具。 「哼!我说妈妈,你怎么那么爽啊?被自己亲身的儿子调教还能这么爽, 你应该知道这是什样的女人才会有的表现吧?」我蹲下身子 用食指抬起妈妈的下巴故意用言语刺激他的自尊心。 「求求你……云鸿……妈妈……妈妈……」妈妈竟然流下了眼泪, 杏眼汪汪啜泣声响起,我真想不到妈妈会来这招, 她让我好为难。 望向在后头的清雪阿姨,我希望清雪阿姨能给我一点提示, 毕竟我可是初生之犊不过清雪阿姨只是面带微笑, 我想: 「他妈的!笑什笑?我等下一定好好惩罚你!」我语带轻挑的问: 「妈妈 你嫁给爸爸到底是不是为了钱?还有你在外头的那些男人又是怎样?今晚 你不跟我解释清楚我一定让你明天变成外头野狗群中的其中一只母狗」「唔……唔……云鸿, 妈妈说妈妈说,可是妈妈现在好痒,真的好痒, 你可不可以」「你先好好跟我说等你说完,我会给你解药的!」我阴险的说, 根本就没有什么解药除了我的肉棒还能有什么解你这骚女人的痒。 「你说的喔!不可以反悔喔!刚开始我是真的为了你爸爸的钱才跟他上床的, 后来也真的怀了孕不过我是被你爸爸的负责任和真心感动而嫁给他的, 啊!别这样!」妈妈说到一半我为了显示我是黄家的种, 更多是因为忍不住而用力拽了妈妈挺立的乳头一下: 「不准叫!继续说下去!」「后……后来是因为你爸爸被我发现趁我怀你妹妹的时候在外面养女人 我一时气不过勾引了我的健身教练,没想到你爸爸一点感觉都没有, 不过那个时候我只认为要是你能玩女人为什么我不行, 所以……所以……啊!啊!」「所以你就到处勾引男人来干你!妈妈 你真是够淫荡了!」我又拽了妈妈的乳头恶狠狠的说。 「是妈妈对不起你们!妈妈对不起你们!儿子, 求求你!放了妈妈你不会想要一个不干净的女人的!我答应你和清雪在一起就是了!你们要怎样妈妈都不会不赞成的!求求你」妈妈哭丧的声音说。 「有什么好不干净的?被我操过,你不就又是黄家的女人了!而且你刚才自己也说你想对我下手是吧!我这就来好好满足你啊!」我笑嘻嘻地说。 清雪阿姨看我已经言语调教完妈妈了,说什么也不会错过现在这个大好时机将毫无防备的妈妈的大腿扳开, 娇艳的说: 「妍娟鸿儿都说要你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借给你, 要是鸿儿满意我会让你坐我的妹妹的!」「清雪……清雪……啊!啊!鸿……鸿儿……」妈妈大叫道。 这种时候我当然不顾一切地就往妈妈的小穴插去, 早已经挺立很久的大肉棒狠狠的冲入妈浪穴想不到这个不知被多少男然干过的妈妈阴道内紧缩的程度竟然不下于清雪的紧缩, 这下我可乐了大力的来回抽插妈妈,看见妈妈那对丰满诱人的奶子因为有麻绳绑住而特别突出且又因我的活塞运动而晃动的厉害, 这更加让我兴奋不已。 「啊!啊!嗯……嗯……啊!鸿……鸿儿!不要!不要啊!恩……唔……唔……哼……哼……嗯哼!嗯哼!阿!不要!不要!停下来!嗯……嗯……呜!呜!唔……唔……鸿儿……妈妈求……求求你……啊!停下来!停下来!」看着妈妈被我抽插的香汗淋漓, 又要忍住性欲又要制止我的插动妈妈大概比平常更加难受, 不过更令他无法敌抗的还有清雪阿姨的爱抚以及淫叫声 前几天我才刚看过一群女优一起淫叫只为了让男优把吉泽明步插的更爽的片子 想不到今天就真的实现了我清楚感受妈妈小穴中的肌肉收缩有致的节奏。 「啊!啊!恩……嗯……喔!喔!救命啊!救命啊!不行了!不要!啊!啊!唔……唔……哼……哼……哼……咿!咿!啊!啊!呜!呜!唔……唔……哼……哼……鸿……云……云鸿……鸿……妈妈……妈妈……阿!阿!妈妈不行了!」妈妈小穴中的皱折让我的龟头倍加受到刺激, 好爽又好有感觉这种感觉不在清雪阿姨之下, 我用力的抽插妈妈将她的双脚分的大开,让大腿内侧的肌肉极巨拉开, 这下子妈妈的花蜜再一次憋不住然而这一次因为有硬深深的插在小穴当中, 淫秽的花蜜就全数浇灌在我的肉棒上。 「不……不行了……了……阿!啊!妈妈要高潮了!妈妈……妈妈…妈妈不行了!啊!啊!对……嗯……嗯……咿……咿……唔……唔……对!妈妈好舒服!鸿……鸿…大力一点!大力一点!啊!再来啊!再来啊!别停!别停!妈妈好爱云鸿的肉棒!啊!嗯哼!嗯哼!又要去了!啊!啊!」看起来妈妈真的已经完全臣服于我了, 我用力压住妈妈一双大开的玉腿让妈妈更加难受却兴奋, 我语带挑逗的问: 「妈妈你爽不爽啊?」「爽死了!亲哥哥!亲哥哥!妹妹爱死你了!妍娟以后都是你的人了!啊!啊!啊!再来啊!」「娟儿, 你是不是很淫荡?」「妍娟很淫荡!妍娟是只母狗!请鸿哥哥处罚妹子!快啊!啊!恩……嗯……哼……哼……」妍娟秀发飘飘 淫语秽字不断自他莺声燕语中说出听了真叫人性欲大增, 又见妍娟的美乳甩动的剧烈赭唇大开,皓齿尽露, 我受不了诱惑便勐力冲撞六浅三深一中、五深八中四浅、九重天的蛟龙在五湖四海中横冲直撞, 妍娟的花蜜不绝我一时冲动,一个颤抖,精关大开, 精液热烫地射满。 然而我的大屌并没有因此而软掉,抽出已经昏过去的妈妈的小穴, 抓了清雪的手硬是将她押在地上,只见清雪因受惊恐而不由自主的跪趴, 这正是我所要的体位说什么也不放过,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的将火热的肉棒送入清雪阿姨下午才被我操过的花穴。 「啊!啊!啊!恩……嗯……嗯……唔……唔……小力一点!小力一点!啊!鸿!人家怕痛!别这样!夜晚还长的呢!啊!咿……咿……喔!喔!哼……哼……啊!啊!」我大力拍响清雪的翘臀, 一时间我发现妍娟无比娇艳,连做起爱来也让男人受不了, 清雪气质超人骑干起来让男人有倒吃甘蔗的渐入佳境的快感, 两个我都好爱两个也都是我的女人,想到这里不由的加快抽插。 「喔!喔!爽死雪妹子了!啊!鸿哥哥最厉害了!妹妹最爱哥哥了!啊!啊!给人家更多……更多……人家还要!人家还要!再来啊!喔!嗯哼!嗯哼!嗯……嗯……呜!呜!唔……唔……啊!爽死我了!爽!爽!爽!要泄了!啊!啊!」我将清雪的右手拉起, 让他侧着一边我能清楚看见她的美乳是如何甩晃动荡, 鲜嫩粉红的乳头格外诱人我的活塞运动因为见了这画面, 还有清雪的淫叫和她胴体上的香喷喷的汗水而更加快速且勐烈。 「要……要……去……去……去了……了……嗯……啊!啊!鸿儿!清雪妹妹要升天了!恩……哼……嗯哼!恩哼!啊!啊!咿唷……咿……哟!唉哟!恩……不行了!要去了!啊!啊!」「恩……啊!啊!雪……雪……」我用力的抽插, 加深我的冲撞今晚第二次、今天的第三次,我完完全全的灌入清雪阿姨的花穴。 隔天,我又再度放学了,今天很不一样的是我的清雪来校门口接我, 清雪的美羡煞了我的同学清雪搂住我更引起骚动, 然而我们却不多做停留。 回到家,打开门,只见妈妈,一身赤裸裸的跪在门口, 眼神中充满妩媚美丽的笑容勾起, 娇滴滴的说: 「欢迎回家!我的鸿哥哥!妹子已经等候多时了!」看起来今天还有过呢……我是铁定不用离开家乡去读书了……因为……这两个淫娃娃……。